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普洱茶品牌 >

普洱茶品牌

理想汽车的考验:常州工厂或遇产能瓶颈2023年推

时间:2021-10-27

  第三届江西高校科技成果对接会12月11日在南昌举。原标题:理想汽车的考验:常州工厂或遇产能瓶颈,2023年推纯电车型晚否?

  9月交付量意外下滑后,紧接着10月,理想汽车就官宣了一则好消息。10月16日,理想宣布北京绿色智能工厂在顺义区正式开工建设。根据规划,理想北京工厂将于2023年末投产,年产10万辆纯电动车。

  在“纯电是电动车的未来”的主流观点下,主打增程式电动的理想ONE,被认为是车辆动力电气化过渡阶段的折中方案。这让理想与蔚来、小鹏等纯电动车厂商相比,总显得不够“纯正”。

  理想北京工厂的开建,表明理想在纯电市场有大干一番的决心。但当下,理想却要首先解决常州工厂的产能瓶颈问题,以及如何在研发投入偏低的情况下与蔚来、小鹏在纯电市场竞争。

  10月16日,理想汽车宣布北京绿色智能工厂在北京市顺义区正式开工建设。随着理想的官宣,悬了半年的“谁将接盘北京现代一工厂”的猜测,正式尘埃落定。

  据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北京理想汽车有限公司利用原北京现代一工厂建设的纯电动乘用车智能制造工厂,改扩建总面积达27万平方米,整个项目投资超过60亿元,计划将于2023年末投产。投产后,一期将实现年产10万台纯电动汽车的产能。

  北京工厂的意义在于,理想将在纯电动车领域发力。目前,理想仅有增程式电动车理想ONE这一款车型,而蔚来、小鹏均是纯电车型。理想选择的增程式路线,被认为是当前车辆动力电气化过渡阶段的一种折衷方案。

  甚至2020年9月,大众汽车中国CEO冯思翰为了力挺自家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时,直接抨击增程式电动车。冯思翰称,“站在环保的角度,增程式电动车是最糟糕的解决方案。”随后,大众集团中国研发部门负责人威德曼补刀说,增程式电动车已经完全过时了。

  而无论是增程式还是插电或混电,纯电才被认为是电动车的未来。但在抢夺电动车市场的先机上,理想便已落后于蔚来和小鹏。

  尽管李想多次公开力挺增程式电动车,且按理想此前公布的新车规划,2022年和2023年,公司将分别推出一款及两款增程式电动SUV。但理想也在纯电动车上默默发力,理想曾表示将在2023年开始布局,每年至少推出两款电动车型。北京工厂如能顺利投产,对理想进军纯电动车市场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前,理想汽车仅有一家常州工厂,年产能有10万辆。2021年前9个月,理想汽车总交付量达55270辆。自交付以来,理想ONE累计交付量已达88867辆。与年产能10万辆相比,上述两个数字似乎都没有逼近产能上限。

  从半年度交付量数据来看,2020年下半年,理想交付量23195辆,而2021年上半年,理想交付量30154辆,较2020年下半年多7859辆。交付量的增长,是市场及用户对理想品牌和产品的认可,但同时也给理想带来了不小的产能压力。

  根据理想2021年中报,2021年6月末,理想存货总额11.37亿,较2020年末增长了0.89亿。但制成品的存货却由8.20亿下降至5.60亿,减少了2.6亿;原材料、在制品及配件由2.28亿增长至5.77亿。数据上看,理想制成品库存下降,代表了终端销售的走好;原材料等库存的增长,代表了理想对未来交付量的信心。

  2021年9月,理想因芯片供应不足,当月交付量仅7094辆,环比下滑25%。芯片短缺,一边阻碍了理想月交付破万的进程,一边也帮理想暂时缓解了产能紧张的压力。

  若将常州工厂年产能10万辆按月计算,每月产能约为8333辆。而2021年7月和8月,理想月交付量分别为8589辆和9433辆,已超过了月产能均值。随着理想的月交付量大幅提升,其常州工厂可能已经迎来了自身的产能瓶颈。

  扩产能成为理想的必选之路,2021年8月理想在香港二次上市,成功募资118亿港元。根据理想的招股书,所募资金的25%,约30亿港元将用于扩大产能。公司预计将在2022年把常州制造基地年产量提升到20万辆,用来继续生产理想ONE及后续增程式车型。

  北京工厂是为生产纯电动车做的准备,常州工厂是为了理想ONE及2022年发布的增程式电动车进行扩产,而这一切的关键则在于理想的研发端,打造出来的产品能否让市场满意。

  在蔚来、理想、小鹏这3家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是最早实现毛利率层面盈利的公司。对于理想的盈利能力,市场上有一方认为,这表明理想经营效率高,但还有一方却认为,理想过早实现盈利是因为公司吝啬投入,会丢掉未来。

  增程式电动车在过渡阶段,因技术较纯电成熟,前期可以帮理想节省研发成本,但步入纯电市场后,理想则要与特斯拉、蔚来、理想、比亚迪等公司推出的产品同台竞技,理想对投资端的吝啬可能会掣肘自己纯电产品的研发及市场表现。

  从研发费用的角度看,在蔚来、理想、小鹏三家公司中,理想的研发投入绝对值一直都是最低的。2018年到2020年,理想研发费用分别为7.94亿、11.69亿、11.00亿。同期,蔚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9.98亿、44.29亿、24.88亿,3年累计研发费用是理想的3.56倍;小鹏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51亿、20.70亿、17.26亿,3年累计研发费用是理想的1.59倍。

  蔚来、小鹏当下的研发都可以为日后新推出的纯电车型提供参考,而理想要开发纯电车型则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开辟了一条新路线。根据理想的招股书,香港上市所募的118亿资金中,约有20%将用于纯电动车技术、平台及车型的研发中;还有10%会投入到未来增程式电动车的研发中。

  李想曾在公司内部信中表示,2025年,预计中国智能电动汽车销量将超过800万辆。理想的目标是,到2025年要拿到中国智能电动汽车2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年销160万辆电动车。

  2025年,对理想来说还有点遥远,届时谁能成为国内第一电动车企业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当下,摆在理想面前的难题就有不少,一个是在国内新能源车销量快速增长阶段,提高常州工厂的产能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二是在纯电动车研发需要更加高效。毕竟在“纯电是未来的主流”观点下,与蔚来、小鹏等有纯电经验的厂商相比,理想的容错率偏低。2023年,理想将迎来纯电大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